多少相思,寄与灯下,照亮无数不眠夜

Posted November 8,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喜欢诗词,往往会沉醉其中,也会被诗词中的某些意境感染。记得很多灯下的情景,它聚多离少,于是,灯首先给我的意象便是相思看,一句“玉炉香,红蜡泪,遍照画堂秋思。”就如在茫茫的黑夜有了一点灯光,相思便整个被照亮了。

清平乐 忆梁汾清代:纳兰性德才听夜雨,便觉秋如许。绕砌蛩螿人不语,有梦转愁无据。乱山千叠横江,忆君游倦何方。知否小窗红烛。照人此夜凄凉。

相思是因为离别,这样的思念是由心底而发的,它不会是一种滔滔不绝的倾诉,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心里的痛,特别是在夜深人静之时,思念就像三月天那连绵不断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宛然夜色中飘摇跳荡的灯火。纳兰容若将行役中的思家和在家思念远行的人绕着一盏灯淋漓致尽地写了出来。这萤萤的思念之灯啊,它如丝如缕地连接了小轩窗和天涯路,可是真去触摸时,竟是冰凉。

清平乐宋代:晏几道沈思暗记。几许无凭事。菊靥开残秋少味。闲却画阑风意。 梦云归处难寻。微凉暗入香襟。犹恨那回庭院,依前月浅灯深。

这样的灯是遥远的。你看,仅仅一句“月浅灯深”,已让人感触至深啊,正所谓风月易得,佳人难求,一如“人远天涯近”!看夜深沉,人却在窗前,倚立,那“谁伴明窗独坐,我共影儿两个”的凄凉也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啊!

虞美人·银床淅沥青梧老清代:纳兰性德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康熙十三年(1674),纳兰性德与卢氏结缡。三年后,卢氏去世。又六年,即康熙二十二年(1683),纳兰性德写下这首词,以寄托哀思。纳兰这盏灯却是无奈的。一次灯下约会,因怕被人见,只有背过了灯光,可还有月光啊,只得藏身于花阴之下了。此情此景,一晃虽然已是十年过去了,却还是日日萦绕着,难以忘怀。

春雨唐代:李商隐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远路应悲春晼晚,残霄犹得梦依稀。玉珰缄札何由达,万里云罗一雁飞。

一个春雨绵绵的早晨,诗中的男主人公穿着白布夹衫,和衣怅卧。他的心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究竟何以如此呢?李商隐只有孤零零地一个人打着灯笼冒雨回家了,那是失意,只为那红楼佳人如天上月,可望而不可及--这是一盏落寞的灯!

满庭芳·山抹微云宋代:秦观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去,不知何时重逢?离别的泪水沾湿了衣襟与袖口。正是伤心悲情的时候,城已不见,万家灯火已起,天色已入黄昏。那些有灯的背景是多么的华丽,而身影却又是多么荒凉啊!

青玉案·元夕宋代:辛弃疾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在百千群中只寻找一个——却总是踪影难觅,已经是没有什么希望了。……忽然,眼睛一亮,在那一角残灯旁边,分明看见了,是她!是她!没有错,她原来在这冷落的地方,还未归去,似有所待!只有这样深藏不泯的柔情才能感动他生命中的女子啊,才能真真切切地感动千年以后的我们啊--并不是每个人,在蓦然回首时,都可以看得见在灯火阑珊处的那个人的!

还是不要再说那些怎样怎样的灯吧,且看,有多少心酸在里面!那远古的那些词人怕是看了太多的悲欢离合,经历了太多的不如意吧!?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