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驰成龙折戟春节档,吴京成新票房之王?

Posted May 13,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春节档总票房已经突破了50亿。吴京、沈腾和黄渤都将在2019春节档之后,成为百亿票房演员。

可我们先不说春节档的事儿,先回到2008年。

这一年年尾,一个凭借《杀破狼》中和甄子丹对战在香港开始小有名气的动作明星自导自演的《狼牙》上映,女主角是后来成为韩庚女友的卢靖姗,电影豆瓣6.2分,香港票房230万,内地423.7万,遭遇票房惨败。

这个动作明星叫吴京。

同一年,周星驰北上后的第三部作品《长江七号》首次在春节期间上映,最后收获了2亿票房。这一成绩和《功夫》比起来也只能算一般,而这也是周星驰自己主演的最后一部作品。他的下一部春节档作品《西游降魔篇》将正式开启内地春节档的好时光。

成龙在这一年与李连杰合演了《功夫之王》,内地票房1.4亿。 尽管这一年成绩平平,但4年后成龙将以自己最拿手的功夫喜剧《十二生肖》,真正敲开他的电影在内地市场的票房大门。

《狼牙》失败之后,吴京从香港影坛抽身,去了南京特种大队学习当一个真正的特种兵,这段部队生涯对他的滋养,将在几年之后帮助他拍出人生中第一部爆款——《战狼》,也正是凭借这个系列第二部巨大的票房成功,令吴京进入了一部国产科幻片的选角视野。

这部科幻片叫《流浪地球》。后来网友给吴京加盟这部电影的故事起了个名字,叫“空手套战狼”。

现在回到春节档的票房故事。

春节档五日鏖战之后,之前不被看好的《流浪地球》15.8亿元居首,《疯狂的外星人》12.9亿元排名第二,《飞驰人生》9.2亿元排在第三。尽管一场盗版风暴正在偷走《流浪地球》的票房,但猫眼对电影的票房预测依然达到了51.47亿。

如果电影真的能够入预测的那样突破50亿,或者至少突破40亿,它都将稳步超越去年春节档的票房黑马、36.22亿的《红海行动》,占据内地电影国产电影票房第二位,仅次于吴京自导自演、票房56.39亿的《战狼2》。

换句话说,国产电影内地票房头两名,都将是吴京主演或客串的电影。

而周星驰导演、王宝强主演的《新喜剧之王》则表现不佳,5日累计票房仅刚刚破5亿,远不及周星驰过去几部作品的票房成绩,成龙主演的《神探蒲松龄》更是仅拿到了1.37亿,这意味着这两位曾经在长达近10年里轮流统治春节档的港片时代巨星,在2019年春节档双双退出票房第一阵营。

在吴京彷徨无助、每天靠听郭德纲相声坚持下来的2008年,内地票房破亿是了不起的成绩,但在此后十年里,内地电影市场进入高速发展期,票房破10亿成为“稀松平常”的事情,2008年还非常冷清的春节档,现在则成为了汇聚王宝强、成龙、黄渤、吴京、沈腾等国内一线明星的票房战场。

在这个最容易制造票房奇迹也最容易遭遇滑铁卢的全年最强档期,这些巨星们也在经历各自命运的更迭,有人继续一飞冲天,有人被嘲笑过时,还有人的电影甚至扑得悄无声息,连骂声都听不见。

没有人能成为永远的票房之王,但总会有新的票房之王制霸春节档,那么在跌宕起伏的2019年春节档之后,谁将成为新一代票房之王?

周星驰、成龙的春节档票房“至暗时刻”

周星驰在2019年春节档遭遇了自己内地市场票房和口碑的至暗时刻。

上映五天的《新喜剧之王》票房仅刚突破5亿,豆瓣评分则一路下跌到了5.8。这当然是周星驰春节档电影的最差战绩。

2013年,周星驰时隔五年的新作《西游降魔篇》在春节档上映。片方一开始没打算将影片放在相对冷门的春节档,可受特效进度影响只能被迫将这部周星驰只导不演的电影放在这个档期里,但出人意料的是,该片一举打破了20多项国内华语片的票房纪录,单日票房破1.22亿,成为历史上首部单日票房过亿的华语影片。

正是靠着这部12.46亿票房的卖座奇幻喜剧,周星驰也成功迈入10亿+俱乐部。

2016年春节档,周星驰迎来了自己的内地票房巅峰时刻。《美人鱼》以33.93亿的成绩,成为历史上首部单片票房30亿+的华语电影,超过周星驰此前所有影片的票房总和。

这个票房成绩应该可以让周星驰之前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事实似乎证明,没有周星驰主演的周星驰电影,依然可以让万千影迷蜂拥至电影院还周星驰一张电影票。

但接下来的故事发展,却有可能打破了这个判断:2017年,周星驰在内地第一次输掉春节档。

他首次让出导筒担任监制,由徐克导演的 “西游”系列新作《西游伏妖篇》虽然影片有流量明星吴亦凡加盟,但票房一路高开低走,最终仅收获16.57亿,而另一部一开始不被看好的功夫喜剧,却悄悄完成了逆袭。

这就是成龙主演、最终收获了17.53亿的《功夫瑜伽》。

成龙一直是内地市场的常胜将军,2012年他主演的《十二生肖》已经能在贺岁档斩获8.8亿票房,在港片时代,他和周星驰就多次在香港春节档狭路相逢,结果是各有胜负。

1992年俩人第一次正面对决,《家有喜事》VS《双龙会》,最终前者斩获4899万港币,而后者最终票房是3322万港元,在那个港片周星驰年里挤进年度票房第九位。

1993年,两人再次决战春节档。《城市猎人》VS《逃学威龙三之龙过鸡年》

最终《城市猎人》收获了3075万港元票房,而王晶执导、周星驰梅艳芳主演的喜剧片《逃学威龙三之龙过鸡年》仅收获了2500万港元,成龙扳回一局。

1994年,周星驰自导自演的《破坏之王》收获了3690万港元,而成龙又一部经典《醉拳2》拿下 4097万港元。成龙又胜周星驰。

1999年两人第四次在春节档相遇,当时《玻璃樽》和《喜剧之王》的片场就在附近,结果两位巨星还分别到对方的电影里客串了一把,最终《喜剧之王》斩获了2984万港币,成为1999年年度票房冠军,而成龙少有的爱情喜剧《玻璃樽》收获了2754万港元,成为当年票房冠军。

当两人再度票房对决,对战的场地已经从香港变幻到了更广阔的内地市场,第一局,《功夫瑜伽》VS《西游·伏妖篇》,成龙赢了。

第二局,《新喜剧之王》VS《神探蒲松龄》,两个巨星却都输了。

在春节档票房连日遭遇苦战之后,猫眼对《神探蒲松龄》最终票房的预测仅为1.51亿。

这当然是成龙在内地市场遭遇的前所未有的票房挫败,之前即使是成龙跳出最受欢迎的动作喜剧路线,尝试严肃惊悚片并以老妆上阵的《英伦对决》,依然能在另一个年度强档国庆档中斩获5.3亿票房,而这一部成龙重回喜剧路线的《神探蒲松龄》却遭遇如此严重的票房折戟,是65岁的成龙大哥突然不能打了吗?

成龙大哥的确是老了。

全片勉强能够算得上“打戏”的只有一场,而且打斗的节奏非常慢,不要说和成龙巅峰时期的动作片比,即使和成龙近几年来放慢节奏的打斗相比,依然相去甚远。

或许是成龙意识到体能下降之后主动做出的改变,在这部电影中成龙让新一代明星承担了更多的动作戏份,自己在片中也更多变成了一个喜剧式的角色。

这种策略本身并没有错,但同样的花可能结出不同的果,由之前执导过豆瓣3.0的《食人虫》导演严嘉执导的这部奇幻喜剧豆瓣评分是4.2分,和另一部恶评如潮的《小猪佩奇》同分,在春节档的评分里,并列最低。

任何一件超出常理的坠落,它的发生绝不会是偶然。将《神探蒲松龄》或者《新喜剧之王》在春节档的票房困境简单归因于成龙周星驰不能打了,显然是偏颇和片面的。

港片明星在内地市场的黄金时代,是内地商业电影和票房明星尚未崛起下的时代产物。

“周星驰”更是一个在时代、情怀和资本的合力作用下被迅速塑造的票房偶像,之后又在资本推动持续高产的情况下,票房号召力被过度收割,过度消费,当这些在岁月中埋下的伏笔最终在一部电影中集中爆发,即使《新喜剧之王》远没有许多影评说的那么差,电影依然难逃票房口碑双双折戟的命运。

至于成龙,当他的电影导演不再是唐季礼这样的老搭档或者马丁坎贝尔这样的好莱坞老炮,而是一个过去仅执导过几部低口碑的内地新人导演,曾经的搏命演出变成了使劲儿卖萌,角色甚至直接沦为主线故事之外,又如何逃得过观众对他“卖脸”的质疑?

但这只是周星驰成龙个人的票房败北吗?

当具有港片情怀的那一代观众随着周星驰成龙一起老去,新一代观众渐渐成为内地市场消费主力军,从港片时代融入内地市场票房洪流的老一代港片巨星,迟早会遭遇时空中埋好的伏笔。

这不是周星驰成龙的失败,而是港片巨星内地市场票房黄金时代的渐渐落幕。

吴京凭什么?

春节,总是辞旧迎新的时代。有人看无边落叶萧萧下,就有人春风得意马蹄疾。

变化实际上是从去年春节档开始的,在那个周星驰成龙刘德华集体缺席的春节档里,另一位港片巨星梁朝伟领衔的《捉妖记2》最终被《红海行动》反超,而令《捉妖记2》痛失好局,也令《红海行动》最终后来居上的,依然是口碑。

可在当时,就算是对国产科幻片最乐观的预言者,也无法想象到在2019年春节档,国产科幻将完成一场史诗性的反转。

但这一切又似乎是似曾相识。在过去三年里,国产电影已经接连上演了四场这样的票房超级逆袭。

第一场就是由吴京创造的。

2017年10 月 28 日,上映满三个月的《战狼 2》正式下映,其最终累计票房定格在56.39亿。

这个数字不仅把《美人鱼》创造的中国票房纪录硬生生地拔高了将近 20 亿,几乎以一己之力完成了2017 年中国票房的票房增量,更宣告着一场内地票房明星世代更替的到来。

当凭借港片时代积累的票房号召力统治内地市场多年之后,周星驰、成龙、刘德华、梁朝伟这些香港影坛一线明星全部超过了50岁,被誉为香港影坛最后一个明星的古天乐也已经49岁了,那么内地市场未来的票房明星只能从内地影坛产生。

问题是,下一个票房巨星会是谁?

在2019年春节档开始之前,最为接近百亿演员是王宝强,他累计拥有三部10亿+影片,其中去年春节档影片《唐人街探案2》更是斩获33.97亿的成绩,个人累计票房距离100亿相差不到10亿,外界原本期待,此番他和星爷强强联手,能够凭《新喜剧之王》轻松突破10亿,但在连日票房下跌之后,猫眼对电影的最新票房预测不到7亿,如果电影最终票房真如猫眼预测的那样,王宝强跨越百亿演员门槛的时刻将不得不延后。

黄渤在春节档开始之前以78.42亿票房紧随其后,距离100亿大关仅剩不足22亿。作为内地影坛表现最稳定的票房明星,他已经拥有五部10亿+影片,去年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远超老搭档徐峥宁浩们的首战成绩。

这个春节档由他主演的《疯狂的外星人》尽管遭遇了口碑争议,但依然稳稳位居票房第二,若没有大的意外发生,黄渤也将铁定成为下一个百亿演员。

同样被看好在2月末完成百亿演员跨越的当然还有沈腾,春节档由他出演的《疯狂的外星人》和《飞驰人生》目前都已经超越10亿票房,这不仅意味着沈腾已经手握五部10亿+影片,和黄渤一起成为当今最受观众喜爱的喜剧之王,更意味着他距离下一个百亿演员也已经近在咫尺。

但这个春节档最令人意外的百亿演员黑马是吴京。

此前他的累计票房为75.54亿,所有人都并未将其列入2019年春节档的百亿演员热门种子名单。

但随着《流浪地球》票房突破15亿,吴京距离这个目标也越来越近了。

一切就好像一场命运的意外,在他刚刚凭借《战狼2》拿下华语电影影史最高票房时,郭帆去找他时没报什么希望。

仅仅因为看出了郭帆身上的一股炽热,吴京从客串演成了“超级配角”,从过来帮忙的帮成了出品人,并最终凭借这场中国电影2019年早春美丽的意外,跻身内地最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之一。

吴京凭什么呢?运气吗?也许是的。

但吴京的好运气背后,或许还有着中国科幻电影的好运气。当两股好运气碰到一起,不仅创造了《流浪地球》的票房传奇,更成就了百亿票房演员吴京。

吴京成为新一代票房之王背后,是国产电影潮流的变幻

每年最好的档期就像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内地市场起起伏伏间,类型电影和票房明星们的权力更迭。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喜剧明星稳坐国产电影票房头把交椅。

在贺岁档还是内地市场最强档期的时候,2012年贺岁档葛优一人就领衔了《让子弹飞》《非诚勿扰2》和《赵氏孤儿》三部大片,其中两部算是喜剧。

到了2019年,春节档成为全年最热门的档期。沈腾出演的两部喜剧《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都打入了春节档前三名。

喜剧演员能在如此激烈甚至残酷的档期拥有这么多“戏份”,意味着观众给了喜剧够多的戏份。

但功夫明星吴京从2017年暑期档到2019年春节档的强势崛起,则意味着中国电影重工业类型大片——动作片、科幻片的“戏”来了。

而港片明星在春节档的戏份正在明显减少。

就此说电影行业已经完成了权力交接或许还为时尚早,虽然《新喜剧之王》还没上映就被很多人看衰,上映后“炒旧饭”的批评更是如潮水般涌来,而成龙的电影更遭遇个人生涯中少有的票房惨败,但过去十年中国电影的一个经验是:永远不要低估周星驰成龙的票房号召力。

如果有一天周星驰被迫出山,自己出演《太极》或者《功夫2》呢?谁能预测老牌港星会不会赢来一场票房翻身仗?

但港片明星渐渐告别内地市场中心舞台,内地明星站上舞台中央更像是时代向前过程中的必然。

在这多种力量的消涨之下,依旧在增长的中国电影市场最大的问题就是观众日益增长的观影需求和国产电影生产能力之间的矛盾,如果没有好影片,观众宁可不去电影院,换句话说——

谁能更多给观众进影院更多足够的理由,谁就是中国电影的票房之王。

周星驰成龙还能在春节档卷土重来吗?新一代票房之王吴京又能再创造多少票房奇迹?悬念,永远是故事中最吸引人的部分。

但春节档能缔造出多少百亿票房先生其实没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中国电影能否具备持续打造票房之王的能力,而另一个问题是:在吴京沈腾黄渤成为百亿演员之后,第一个两百亿甚至三百亿票房演员,还有多远?

这不仅关乎吴京们个人的命运,还隐含着国产电影未来的命运密码。

评论已关闭